湖北一线医院已经用上了导游们带回国的物资-盘锦新闻网
点击关闭

一心国内-湖北一线医院已经用上了导游们带回国的物资-盘锦新闻网

  • 时间:

江西景区恢复开放

正好一個導遊同行群里有人也在表達關切,敬一心當即決定在群里號召大家一起籌集捐款和物資。

被騙錢物一度讓敬一心等人十分沮喪,「但當看到越來越多的貨物落地通關發向疫區,開始投入一線使用后,些許不悅一掃而空。」

為確認所要採購物品符合國內醫療使用標準,金治還在國內公司臨時建了個「後援團「,團內成員由其公司員工組成,志願者們可通過視頻直播、圖片等方式傳回國內確認型號。

從北京出發時還是晴天,越往河北、河南走,天氣就變得越發霧蒙蒙,夜晚高速上的能見度極地,孫洋打着大燈,強撐着精神,「不敢太慢耽擱時間,又不敢太快怕有什麼危險。」進入湖北境內,天已蒙蒙亮,「氣溫變得更為陰冷,下起了小雨。」

微信上也突然多出了一百多個群,每個群功能不同。「因為口罩標準複雜,各地價格不一,每種貨品,都要先拿給專業人士看是否符合一線醫用標準,價格是否合理,然後再下單。」

「我那幾天關注新聞,知道武漢的疫情很嚴重,他們又很着急,錢的事都另說了,能跑一趟就跑一趟吧,返程或許還能回老家一趟。」 隨即,他放下購物框中的肉菜,轉而買了泡麵、火腿腸等補給,隨即回家驅車趕往中國移動位於北京方庄的倉庫取貨——共15箱(高2米、寬1.2米),內裝30餘個機櫃設備,用於火神山醫院首個5G基站建設。

活動發起人之一在湖北接貨,湖北一線醫院已經用上了導遊們帶回國的物資。/ 採訪對象供圖

他立即找了在美國工作的三個華人朋友幫忙,開始在近50個華人群內發佈消息。

孫洋從北京運送至武漢的設備物資,該設備用於火神山首個5G通訊基站建設。/ 採訪對象供圖

下午3點物資交接順利后,孫洋往北返回北京,閆東方本打算立即將物資運往30公裡外的火神山醫院,卻突然聯繫不上醫院方的接收人。「載貨回公司等了將近一個小時,確認了最終的電話和地址后,我就趕緊送過去。」

與此同時,也有更多在美留學、工作的華人志願者加入物資籌集行動。1月25日至26日兩天,由於周末美國售賣醫療用品的大型企業都不上班,金治和志願者們只能一邊通過華人朋友聯繫購買渠道,一邊沿街到超市、便利店用掃貨的方式進行物資購買。

經過多方聯絡,這些物資將以「一群人一件事,我們都是旅遊從業者」的名義,對接捐贈給湖北地方30家醫院,以及直接支援2家廣州醫院(南方醫科大學第三附屬醫院,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

他們知道,這是一場戰役,自己一定要竭力追趕時間。/ 圖蟲創意

作者 | 蔣苡芯 李屾淼歡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一連四五天,十幾萬個口罩經手分發。一天,敬一心團隊中的一名成員忽然在群里問了一句,「誰還有口罩能賣我一些?」

「這幾天在群里看到大家救援的熱情這麼高,深受感動!昨晚公司已決定包機波音747,貨機裝載量100噸,將大家在美國的抗疫物資運回國,直接運到武漢醫院里。目前飛機已經定好,1月28號從西雅圖起飛……」

連日在美關注國內疫情的消息,金治愈發不安,「一直沒想到這麼厲害」。他逐漸在多個華人群內發現很大的矛盾點,「大家都在通過藥店或自己的方式去購買物資,卻不知如何更快把物資捐贈到國內,交到醫生、護士這些最需要的人手裡。」

早上8點,閆東方戴上口罩驅車趕往公司調取貨車,沿路的武漢沒有半點春節的喜慶氣息,「就像一座空城,看不到車,也看不到人。」

剛開始就有人盜用敬一心的微信頭像名稱,及朋友圈裡收貨的一些照片,發到自己朋友圈裡,自稱委託導遊代購醫用品捐給疫區,藉此騙取捐款。或者直接打電話給敬一心等人,說湖北的醫院需要援助,給個假地址騙取物資。

金治說,他理解絕大多數人的質疑。因為包機決定是臨時定下,國內外都還無任何官方信息,而飛機是通過第三方公司緊急租定,且美國包機公司要求看到實際貨物內容后才可簽訂合同,所以租賃合同一時間確實無法拿出。

在各路壞消息圍繞下,焦躁不安的敬一心突然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事。

敬一心想,在文化旅遊部通知下發前已經帶團出國的導遊們分散在世界各地,按規定他們還要按合同完成旅程。疫區急需口罩、酒精等防護用品,「但國內幾乎已經很難買到,我想能不能讓這些導遊們各自在所在地進行收購。」

在美讀書的高中生楊子霄聽聞有包機送物資回國后,也從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維爾飛往芝加哥,沿着芝加哥市中心的街道跑了三家Walgreen(美國藥店連鎖銷售機構)共買了207盒共2070個口罩。「三家藥店的口罩都被我一掃而空了,打出來的收據有近1.9米。」

除了這個打擊外,原本喜慶的日子幾乎沒有任何好消息。1月24日當天傍晚的最新數據顯示,全國確診887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比前一天多了上百例,各省陸續啟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武漢當地醫院用品食品告急,醫生護士不堪重負,崩潰哭泣的視頻全網流傳。

1月30日上午,載有救援物資的飛機抵達中國無錫。/ 採訪對象供圖

更多的求助信息也在湧進,每遇到來電希望獲得捐贈的醫療機構人員,敬一心說,自己都要完成一套特別的核查程序——要求出示工作證,說明醫院大小規模,多少醫護人員,收治了多少疑似確診病人。她根據相關情況分配發貨數量,並在最後要受捐人說上一句,「你摸着良心用人格擔保說你沒有騙我。」

各地導遊陸續將物資運送回國。/ 採訪對象供圖

  街道空了、人群散了,但被疫情搅动的春节,并不宁静。

境外口罩的價格隨着國內形勢也在發生着變化。在日本,僅醫用口罩這一物資,就有導遊遇見過不到0.2元/個和2.5元/個的價格。

行經近20個小時,1132公里路程,孫洋於1月25日下午三點抵達武漢東西湖收費站,德邦物流武漢車隊駕駛教練員閆東方已在那兒等待近6個小時。家在武漢市區的閆東方于大年初一凌晨2點接到車隊總監電話,「白天會有一批5G通訊設備從北京運來,他進不了城,你去接應,需立馬送往火神山醫院。」

另一個電話緊接着進來,「你將物資送到武漢東西湖收費站,德邦物流的快遞員會在那邊接應。「

為與身處地球不同時區的導遊們保持聯繫,敬一心又拉了三個導遊「入夥」,7個人一連四天每天只睡了兩三個小時。

兩分鐘不到,一個相識的朋友便轉給她五百塊讓她自行處置,「別的什麼話也沒說。」敬一心大受鼓舞,拉上自己丈夫及兩個未曾謀面但積極響應的同行各自去募捐,當晚收了將近30萬元。

「我當時和志願者們講,不必再去考慮那些雜音,最重要的是把這件事做成,」面對飛機起飛時間的迫在眉睫,金治說,1月24日晚上他們決定,第一批送往疫區的物資由公司全額出資購買。

但困難也接踵而至,由於西雅圖位於美國西北角,物資一天時間內無法運達,金治及其他志願者只得再次臨時協調,讓飛機從位於美國中部的芝加哥起飛。「而從阿拉巴馬工廠運貨到芝加哥機場都要14個小時,且走貨車路運已是最快的方法。」

大批量醫療衛生用品的運回一度在廣州機場引起海關注意。聽說情況后,海關當即決定特事特辦,派人跟着敬一心團隊成員到順豐快遞網點走綠色通道發貨。「他們親眼確認我們把貨發往疫區各家求助醫院后,便不再過問。」

這幾天在物資統籌間連軸轉,敬一心也被騙過。

「有一批基站設備需緊急送往武漢用於火神山醫院建設,明天前需送達,很急,我們現在找不到司機,你能不能跑一趟?」

1月25日下午,孫洋和閆東方在武漢西湖東收費站交接物資。/ 採訪對象供圖

(應採訪對象要求,文中孫洋、敬一心為化名)

美國西雅圖時間1月24日凌晨2點(下文除特別註明外均為西雅圖時間),金治接到公司老闆CEO楊宇翔電話,「想給武漢捐獻1個億」,問金治想法。金治回:「可以,但現在最重要的是把物資弄到疫區去,要不我們包架飛機,從美國先行將物資運送回國?」

金治曾於2004年在美讀書,后在西雅圖微軟總部工作,現供職於國內一點資訊公司。此次再度赴西雅圖是打算和家人一起度假。

金治告訴記者,目前受捐贈的機構已包括武漢協和醫院、武漢同濟醫院等醫院。此外,物資還將繼續運往黃岡市、荊州市等數十家湖北省醫院。

物資被裝上飛機。/ 受訪者供圖渠道方面的進展也並不順利。一些猶太商人手裡有口罩,但「不給看貨卻要我們先打錢」,金治怕被騙只能作罷,更多的廠家要等到周一上班才能看貨。

1月28日凌晨12點,金治和崔宸等人飛往芝加哥收貨。加之前兩天的宣傳,芝加哥周邊城市的華人群體也開始陸續將自己的捐贈送往芝加哥機場。「當天還有非常多其他各地的華人想提供口罩給我,但已經來不及趕上航班時間了。」

相比之下,疫區急缺的防護服在往常並不常見,出售的地方屈指可數。敬一心說,她發出號召后,在國外的導遊們一家家藥店走訪詢問。「這裏一兩件,那裡三四件地湊。」

大年初一晚上8點,歷時近30個小時后,這批物資最終抵達火神山。

敬一心說,團隊中專門有人駐守在機場附近的酒店,一有帶貨的導遊航班到達便立即去接貨。「分揀打包需要的人手,大多臨時在導遊群里喊,誰方便就臨時趕到機場,飛機落地就開始幹活。」

「美國航空公司要求,周二起飛,周一下班前必須將物資運到機場。」金治每天僅睡3至4個小時,聯繫了近百家廠家,能實現的渠道僅有兩三個,且貨源主要集中在紐約、波士頓、亞特拉大。

他們知道,這是一場戰役,自己一定要竭力追趕時間。一定要。

1月24日,除夕夜。武漢蔡甸火神山醫院相關設計方案完成當天中午,貨車司機孫洋(化名)接到了一個中國移動北京公司打來的電話。

1月28日晚10點(芝加哥時間),芝加哥的機場下起了大雪,氣溫降至零下十幾度。崔宸說,看着物資全部運上飛機馬上就要送回國,「我真的在一邊哭一邊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僅剩不到5天時間籌集貨物,那裝滿飛機的物資從哪裡來?而且美國周末不上班,這意味着,我們僅剩72個小時的時間。」

西雅圖到芝加哥5天籌10萬余件 美國首架運送防疫物資包機抵鄂

每天更新的確診、死亡人數在時刻抓緊每個人的呼吸節奏,由武漢等疫區醫院接連發出的物資短缺信息更是像以一張張「求命符」,催促着刻不容緩的支援、救援。

彼時,孫洋正在超市為除夕夜的晚餐做採購準備。他老家位於河南,在北京開貨車已有5年,平時主要靠一些網絡平台或物流公司合作接單。由於今年在北京超市做檢貨員的妻子除夕夜加班,故兩人未返河南老家。

原本屬於春節假期的寧靜,連續被國內疫情的新聞、物資短缺的信息、美國華人群里各方要募捐消息、和一個來自北京的電話打破。

閆東方說,妻子在聽聞他第二天還要出門送貨時,立即表露出了阻止和擔心,「外面傳播的病情這麼嚴重,你能不能不去?」他告訴妻子,「員工春節大多都回家放假,這時候我不去誰去呢,去幫武漢一把。」

日本、印度到英國、迪拜超百名中國導遊從國外人肉帶物資回國

給妻子打了電話,「她很擔心讓我回去,但我當時已經上路了。」從北京出發時是下午2點,孫洋前一天晚上已從新聞上知道武漢已經實施交通管制、外地車輛無法進城的消息,「我的車進不去,只能先往那個方向趕,到時候可能有人會來接應我。」

自大年三十前後,眾多企業、民間的自發救援行動接連開展。貨車司機、在美華人華僑、中國互聯網企業、廣州導遊團……他們放下家人,逆行趕往重災疫區接力運送救援物資、在國內外四處籌集醫療防護用品。

「這話看似莫名其妙,但確實是我們這幾個人的苦惱。」前幾日,敬一心的父母給她打電話:「看你在網上捐了那麼多口罩,也不給家裡留點,我們老了無所謂,孫子總得保證吧?」

海報上印有此次行動志願者之一、美國華僑崔宸和徐佳琪的電話,崔宸說,周五那晚,質疑聲和支持聲的電話相伴接連打進,「你們這些騙子就是發國難財的」,「我們支持你們,手裡有一批物資可以捐獻……」

1月28日晚,芝加哥機場下起了大雪。/ 採訪對象供圖

北京到武漢火神山2名貨車司機30個小時基建物資貨運接力

北京時間1月30日上午7點,物資落地無錫蘇南碩放機場,由中華思源工程扶貧基金會負責後續物資統籌捐贈工作,物流公司嘉里大通、韻達全程免費運送支援物資赴疫情前線。

這一決定從提出到落實,僅花了不到7個小時。當天上午9點左右,金治就托朋友通過包機中介公司找到一架1月28日要從美國西雅圖飛往中國無錫執行拉貨任務的波音747。

起初因為忙碌,敬一心等人來不及核查,反應過來后報了警,「但一時半會追回已無望。」為防類似事件重演,他們拉了一個叫「紀檢委」的群,讓專人在募捐大群里一個個翻看朋友圈,將可疑的人員剔除。

  1月25日下午,孙洋和闫东方在武汉西湖东收费站交接物资,在此地值勤的交警、高速路政协助卸货。/ 采访对象供图

協調之下,金治又讓國內公司緊急出了中英文的公章證明,同時製作了募集海報在朋友圈、群內轉播。「由於當時誤會很多,為了向大家證明此次行動的真實性,國內的幾百名員工也臨時加班,上線直播全程向大眾呈現物資募集、運送情況。」

同是1月24日,隨着文化旅遊部發出的通知生效,除已經出發的旅行團,前往國內外的所有線路旅遊團業務暫停,廣州導遊敬一心(化名)和她的所有同行一起進入失業狀態。

截至1月30日,參与此次捐贈的人次達1500人(多為旅遊從業者和家人),合計募捐70餘萬元。共從英國和日本購入防護服1250件(其中日本1050件,英國200件),超10萬隻口罩也被散布在南非、突尼斯、印度、迪拜、巴丹島、莫斯科等地的逾百名中國導遊陸續人肉帶回——這是最快的辦法。

在美購買、募集物資裝機中。/ 採訪對象供圖

帶團同時還兼顧做醫用品採購,各路導遊也獲得了遊客的理解支持。「他們許多人在回程中幫忙搬貨,託運時也積極地讓出自己的行李配額。」

由導遊背回的物資於1月30日捐贈給湖北黃岡市團風縣人民醫院500個口罩。/ 採訪對象供圖

負責接機的人從早上6點接到半夜2點,沒離開過機場。/採訪對象供圖

事情直到周一早上才出現轉機。一家位於美國東南部阿拉巴馬州的廠家回復稱,有10萬件左右醫用防護服可以提供售賣。金治說,這批物資十分重要。「沒有它飛機可能要放空回去。我們也想過之後另一個方案——再包一架飛機,無論如何也要將物資送回國。」

最終,金治及志願者們在美5天購買、籌集到物資共10萬余件防護服、近5000隻口罩、近5000隻手套,均符合醫用標準,佔滿可承載體積約600立方米的波音747貨倉70%空間。金治說,在所有物資中,有近10%為華人捐贈。

核心發起人的七人群里,除了自己丈夫,其他人敬一心沒見過也不認識。但大家已經跟這次援助過的多家醫院的醫生約好,「春暖花開后,去湖北走走。」

她一個沒留。「這些貨還是不能動,不然辜負了那麼多同行的信任。」

  芝加哥时间1月28日晚12点,运送物资的飞机起飞后,金治(中蓝衣)和志愿者们在机场合照。/ 采访对象供图

起初有很多人響應,但質疑聲很快就來。「你周五才找到飛機,周二就要飛這怎麼可能。」「我在美國做中美跨境電商多年,美國這邊的海關進度時間根本來不及。」……甚至有一位美國華人醫生聯繫金治說自己要捐贈10萬口罩,后又在國內社交平台發帖稱「經我本人證實,此次行動有假。」

「當時壓力非常大,非常大,我們又臨時找中介公司協調,你知道平時商業行為上出現這種臨時調整是很可笑的,包機公司都怒了,說『你這幹啥玩呢?』。」最終當地美國人知道詳情後為之感動,幫忙協調才得以改地起飛,並協助了延遲飛機上貨、海關清關工作。

飛機找到了,更重要和嚴峻的任務也擺到了金治面前。

服務區也僅剩兩三個工作人員在負責加油,孫洋看到,他們都戴上了口罩。停歇的十幾分鐘時間里,也僅有他一輛車出現在那兒。工作人員問他:「大過年的怎麼還跑?」孫洋答送救災物資時,對方回屋裡找了個口罩給他,說了句「那邊災情嚴重,你自己多注意。」

多年帶國際團,足跡遍布多國的敬一心,還從來沒去過湖北。

1個多小時后,閆東方抵達武漢東西湖收費站。等待的時間,他看見交警、公安、高速路政在查來往車輛,一個開着皖牌的士的女司機頭天送客到武漢,卻因封城無法返回。「她一直在哭,說想要回去。但交警告訴她現在疫情嚴重,為防止傳播不允許出城,讓她掉頭到武漢東西湖區先找個地方住下。」

在這場抗擊疫情的戰役中,貨車司機、在美華人華僑、中國互聯網企業、廣州導遊團……他們放下家人,逆行趕往重災疫區接力運送救援物資、在國內外四處籌集醫療防護用品。他們知道,自己一定要竭力追趕時間。

散布在世界各地的中國導遊,各自從所在地往國內搬口罩。/ 採訪對象供圖

下午5點左右,孫洋抵達河北衡水服務區。已是晚飯時間,他從服務站借來開水,燙了方便麵和火腿腸當作自己的年夜飯。正準備吃時,接到家中父親的電話,「村子已經封路了不讓進,你跑完車別回來了。」孫洋只聲應好,他沒敢告訴父親,自己此行的目的地是疫情最重的武漢。

由導遊背回的物資運往南方醫科大學第三附屬醫院。/ 採訪對象供圖

導遊帶着口罩下飛機後會在機場當場分揀並通過快遞發出。/ 採訪對象供圖

今日关键词:艺术家杜雨露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