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汇率人民币-中国央行也不会允许人民币汇率大幅下跌-转会新闻

  • 时间:

台风路径实时发布系统

導讀:「不過,中國央行也不會允許人民幣匯率大幅下跌,因為這會適得其反,導致資本流出壓力與金融風險隱患驟增。」一位國有銀行外匯交易員強調說。

多位國有銀行外匯交易員指出,即便美國施加壓力,但未來市場供需關係依然會在人民幣匯率定價機制里扮演更重要的作用,原因是在當前貿易局勢趨緊與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環境下,這是遏制資本流出壓力與金融市場動蕩隱患雙雙加大的最有效辦法之一。

在他看來,目前中國央行之所以沒有急於跟隨美聯儲降息,某種程度也是對此未雨綢繆——避免過快過早降息「壓縮」自身貨幣政策操作空間,難以應對將來未知的經濟波動風險。

「因此即便近期貿易局勢趨緊,不少華爾街投資機構仍然習慣性地將人民幣多頭的止損價格設定在6.97-6.98附近,因為他們相信中國央行不會讓匯率跌破7整數關口。」他告訴記者。

「起初我們認為匯率快速破7,可能是很多華爾街金融機構鑒於貿易局勢趨緊導致中國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直接將人民幣均衡匯率調低至7下方;但後來我們了解到,人民幣匯率快速下跌其實是投機資本興風作浪的產物。」他告訴記者。這與投機資本的沽空操作模式息息相關,比如不少投機資本依然按周向外匯經紀商借入離岸人民幣頭寸進行沽空獲利,因此他們務必渴望人民幣匯率在短短一周內能大幅下跌,實現沽空收益最大化;與此同時,部分投機資本也意識到中國央行可能在匯率快速破7后採取穩匯率措施,因此在央行行動前盡最大力量壓低人民幣匯率擴大跌幅以獲取更高的短期沽空回報。

「這種做法的好處,就是讓匯率不再高估。」他分析說,無論是逆周期因子,還是確保兌一籃子貨幣匯率基本穩定,都會造成人民幣匯率呈現「高估」狀態,但在當前美聯儲被動降息凸顯美國經濟成長依然強勁(全球資本可能短期內迴流美國)、貿易局勢緊張影響中國經濟成長幅度的情況下,這種匯率高估狀況反而會激發資本流出壓力增加,給金融市場劇烈動蕩與經濟可持續成長構成隱患,反之匯率更充分全面反映市場供需關係變化,則讓資本感到匯率不大會「大幅下跌」,相應的流出壓力自然大幅回落。

「畢竟,降息舉措不但會造成人民幣匯率同樣快速跌破7,而且中國國債收益率隨之下滑令中美利差大幅收窄,反而將加大資本流出壓力,不利於金融市場穩定與宏觀經濟企穩反彈。」一位國內私募基金宏觀經濟學家向記者分析說,更重要的是,匯率波動彈性加大還能改善外貿企業當前業務壓力,確保中國出口保持平穩成長。

在他看來,這也是8月6日中國央行只需釋放「擬發行300億離岸票據」的消息,就令人民幣匯率迅速企穩的主要原因之一——一旦央行採取穩匯率措施,這些投機資本就迅速離場。

央行行長易綱8月5日在談人民幣匯率時也提到,近期,國際經濟形勢和貿易摩擦出現了一些新的情況,市場預期也隨之發生了一些變化。受此影響,8月以來許多貨幣對美元出現了貶值,人民幣匯率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響,這個波動是市場驅動和決定的。人民銀行完全有經驗、有能力維護外匯市場平穩運行,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

魏尚進告訴記者,當前中國財政與貨幣政策依然具有很大的操作空間以刺激經濟企穩反彈與轉型發展,並不是只有「跟隨美聯儲降息」一條路。

然而,在8月1日美聯儲開啟過去10年以來首次降息后,人民幣外匯市場卻出現異常景象——在美元回落情況,人民幣非但不漲,反而走出獨立的下跌行情,且下跌速度遠遠超過美元指數,尤其在8月1-2日短短兩個交易日,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直線下跌逾800個基點,直接逼近6.9735。

對沖基金MKS PAMP分析師Sam Laughlin則向記者指出,無論是跟隨美聯儲降息,還是放寬匯率波動彈性,新興市場國家央行的貨幣政策訴求其實是「殊途同歸」——都是為了防止匯率高估,給未來資本流出壓力與金融市場劇烈動蕩留下隱患。

在魏尚進看來,央行之所以沒有像前兩次採取穩匯率措施,深層次原因是貿易局勢趨緊等環境變化,令央行匯率管理政策也出現「轉向」——以往,中國經濟基本面良好令人民幣均衡合理匯率不至於跌破「7」,因此中國央行每逢匯率因市場投機沽空行為跌至6.97-6.98附近,都會採取必要的穩匯率措施提振匯率;如今隨着貿易局勢趨緊且中國經濟下行壓力較大,央行則轉而允許人民幣匯率定價更全面地反映市場供需變化,弱化逆周期因子與確保兌一籃子匯率基本穩定的影響力,以此緩解資本流出壓力與金融市場動蕩隱患。

「不過,中國央行也不會允許人民幣匯率大幅下跌,因為這會適得其反,導致資本流出壓力與金融風險隱患驟增。」一位國有銀行外匯交易員強調說。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以往中國央行通過逆周期因子等措施調控人民幣匯率,美國財政部不認為人民幣被操縱,如今中國央行讓市場供需關係在人民幣匯率定價機制發揮更大的作用,美國財政部卻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魏尚進直言。這背後,還是美國不願看到人民幣貶值,導致中美貿易逆差額度持續擴大。但事實上,中美貿易之所以出現如此大的逆差,與美國自身稅改政策、中美經濟結構差異與全球商品產業鏈分工格局存在着密切關係,絕不是要求「人民幣不貶值」就能解決的。

「只不過,前者是為了防範美聯儲開啟降息周期導致熱錢流入人為推高匯率,後者是為了減少自身調控措施對匯率高估施加的影響力。」他指出。但從中長期而言,當前不降息措施也給未來貨幣政策靈活操作預留了更大的操作空間。

匯率波動彈性增加替代降息?值得注意的是,面對越來越多新興市場國家央行跟隨美聯儲迅速降息,中國央行卻沒有迅速跟進降息且不採取措施守「7」,令不少金融市場猜測央行此舉旨在放寬人民幣匯率波動彈性以替代降息措施,應對當前貿易局勢趨緊等外部衝擊。

8月5日,易綱也提到,當前,中國經濟穩中有進,經濟增速在主要經濟體中位居前列,展現出了巨大的韌性、潛力和迴旋餘地。國際收支總體平衡,外匯儲備充足,外匯市場上套期保值的企業越來越多,中國和主要發達經濟體的利差處於合適區間,能夠支撐人民幣匯率的基本穩定。且無論是從中國經濟的基本面看,還是從市場供求平衡看,當前的人民幣匯率都處於合適水平。

(編輯:周鵬峰)

事實上,過去一周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驟然破7,在太平洋(601099)彼岸同樣引發不小的震動——除了美國財政部突然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不少華爾街金融機構也顯得「措手不及」。

不過在魏尚進看來,人民幣匯率破7,未必等於人民幣正進入下行通道。究其原因,中國宏觀經濟GDP增速與生產效率較美國更高、加之貨幣政策相比美聯儲「偏緊」,因此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中長期依然會處於升值通道。

本報記者 陳植 上海報道8月9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7.0136,這也是人民幣匯率中間價過去10年以來連續2個交易日跌破「7」整數關口。

「這背後,是調控措施導致人民幣匯率容易高估,在當前貿易局勢趨緊與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情況下,反而容易引發資本外流與金融市場動蕩的隱患。」復旦大學泛海國際金融學院學術訪問教授魏尚進向記者指出。反之人民幣匯率更貼近市場供需關係而呈現均衡合理價格,會讓資本感到「安全」,資本外流與金融市場動蕩的風險相應減少。

「不過,市場要消化中國央行匯率管理措施轉向行為,肯定需要一段時間。」上述華爾街大型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坦言,在周一早盤境內外人民幣匯率雙雙跌破7整數關口后,多數華爾街投資機構根本「搞不清狀況與原因」,只能任由程序化量化交易模型自動結清人民幣多頭頭寸止損離場,導致離岸人民幣匯率快速跌至7.10附近。

在他看來,過去一周人民幣匯率之所以「破7」,除了貿易局勢趨緊導致不少投資機構調低人民幣匯率估值,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國央行過去一段時間正悄然「弱化」匯率調控措施——以往,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主要由三部分組成,分別是市場供需關係、確保兌一籃子貨幣匯率基本穩定與逆周期因子,在過去一段時間,央行將人民幣匯率定價更貼近市場供需關係,而大幅削減后兩者的影響力。

「事實上,這也是很多國家央行放寬貨幣政策正面臨的新挑戰。」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匯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向記者分析說,比如華爾街不少金融機構分析歷史發現,美聯儲需要將基準利率先調升至5%以上,才能有足夠的降息空間應對潛在的經濟衰退壓力,如今美聯儲基準利率僅僅調升至2.25%-2.5%,就不得不降息以應對經濟衰退風險,其結果是未來美聯儲缺乏足夠的降息空間以應對愈演愈烈的經濟下滑壓力,最終可能會出現負利率與通縮壓力驟增等貨幣政策困局。

「畢竟,從2015年人民幣匯改以來,中國央行已採取多項穩匯率措施力保匯率不破7。」一位華爾街大型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指出,這次人民幣匯率「輕鬆快速」跌破7整數關口,令不少華爾街金融機構不得不緊急平倉因美聯儲降息而剛買入的人民幣多頭,止損離場。

這次為何不守「7」「沒想到過去一周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如此輕易地跌破7整數關口。」上述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感慨說。自2015年人民幣匯改以來,人民幣匯率分別在2016年底與2018年10月兩度觸及6.97-6.98,離「7」僅有一步之遙,但每次中國央行都會通過引入逆周期因子、抽走離岸市場人民幣流動性抬高沽空成本、隔空喊話震懾人民幣空頭等做法,令人民幣匯率迅速企穩反彈遠離「7」整數關口。

「當時華爾街金融機構特別驚訝為何中國央行不採取穩匯率措施,而是任由人民幣匯率快速下跌。」上述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坦言,這也引發很多華爾街金融機構迅速止損拋售人民幣多頭頭寸,最終引發8月5日早盤境內外人民幣匯率雙雙快速跌破7整數關口。

魏尚進也向記者指出,當前匯率波動彈性擴大的效果是否優於降息舉措,需要從多個維度權衡評估——短期而言,是就業壓力(尤其是外貿產業)是否得到有效緩解;中長期而言,是貨幣財政政策是否具備可持續性以刺激經濟中長期轉型發展。

今日关键词:临海救援现场